当前,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业务规模呈快速增长态势。经济日报记者从北京银保监局获悉,其辖内2020年全年新发放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同比提高30%;浙江银保监局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,其辖内知识产权质押贷款余额86.39亿元,较2019年底增长47.42%,高于同期贷款平均增速32.04个百分点。

对于拥有多项知识产权的科创企业来说,如何促进“知产”有效转变为“资产”?其中,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作用日益凸显。但记者调查发现,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在推进过程中仍有诸多“绊脚石”——作为质押物,知识产权的价值如何评估?一旦企业无法偿还贷款,银行如何将知识产权处置、变现?评估价值高达300万元的知识产权为何最终只能变现20万元?为此,记者对北京市、浙江省的相关情况展开了调查。

价值评估难点何解

众所周知,若从银行获得贷款,借款人需要提供相应的担保方式,通常有抵押担保、质押担保、保证担保三种,银行在担保物价值的基础上,综合多重因素考量最终确定贷款额度。但与房产等抵押物相比,知识产权等质押物最大的问题在于“难以评估价值”。

由谁来评估?现状是,因专业度高,绝大多数银行工作人员并不具备评估能力,因此需要借助外部机构。但记者调查发现,评估机构的收费价格较高,通常是最终评估价值的2%至3%,有的甚至高达5%至6%。若企业知识产权的最终估值为300万元,银行按照约30%的质押率放款100万元,企业则需要支付至少6万元的评估费用,这无形中会抬高企业的综合融资成本。

为了减少企业支出,有不少银行采用“自评估”模式,但实际上也是与外部评估机构合作,只是后者不收取评估费。“评估机构之所以免费,是因为通过与银行合作,评估机构能够了解到哪些企业拥有哪些专利,进而与企业建立合作关系,为企业后续的专利年费代缴、新项目申报等提供服务,相当于为自己获客。”浙江某城市商业银行相关负责人说。

但这种“互惠互利”模式并非长久之计。为了从根源上解决问题,作为国家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建设重点城市,浙江省台州市率先发力,台州银保监分局已和台州市知识产权人才库、专家库建立长期合作关系,培训各银行知识产权评估基础人才232人次。

“通过发起远程评估、集中评估等方式,免费获取知识产权评估参考价,并在此基础上对知识产权开展自评估,免除第三方评估环节、免收评估费用。”台州银保监分局局长曹光群说,截至2020年末,台州市通过自评估方式办理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占比达79%,较2019年提升了28个百分点,节约评估费用近3000万元。

但是,如果评估不准确怎么办?这也是制约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发展的一大障碍。“从实践看,知识产权质押的增信效用较低,属于弱担保、类信用贷款,银行为了防范风险大多选择追加抵押物,如要求企业拿出未抵押房产等。”某国有大行北京分行公司金融部负责人说,该行纯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在总知识产权质押贷款中的占比不超过20%。

“为了解决以上痛点,我们的思路是产品‘打包’、提升质押比例,如‘专利+商标’混合质押。”曹光群说,截至2020年末,在台州市新发放的知识产权质押贷款中,43.7%的贷款将知识产权质押作为唯一的担保方式,较2019年提高20.5个百分点。

处置流转体系待完善

除了评估难,知识产权质押登记耗时长、处置流转难等问题也阻碍着相关业务推进。

多家受访企业坦言,如果涉及专利权,在当地的知识产权局办理相关质押手续即可,用时较短,通常为一周。但如果涉及版权,其质押手续耗时长,需要去国家知识产权局认定,过程长达一个月至两个月。“有时候着急用钱,真的等不了两个月。”

但让台州市莱恩克警报器有限公司负责人王良仁欣喜的是,他的公司通过“专利权+商标权”混合质押方式,获得了浙江泰隆商业银行台州分行200万元贷款,“从银行客户经理联系,到完成材料准备、合同填写、质押登记等一系列流程,只用了3天时间”。王良仁说。原来,台州市正在推进“跑一次”提升融资便利行动,开通了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绿色通道,通过网上办理、异地网点联动办理等方式,为客户代办知识产权质押登记。目前,商标权质押融资全流程办理时间最短缩减至1个工作日,专利权质押融资全流程办理时间缩短至3个工作日。

此外,北京银保监局已协同相关部门,探索在“北京市首贷服务中心”的基础上成立“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服务中心”,将评估、质押登记等纳入其中,力争实现“一站式”办理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除了贷前管理的估值、登记等一系列问题外,针对贷后管理,一旦发生企业无法偿还贷款的情况,银行处置、变现质押物也较为困难。

“估值300万元的知识产权,最后只能变现20万元或者30万元,但银行放款却是100万元,这其中70万元至80万元的贷款损失怎么办?”多位银行负责人在受访时表示,由于尚未建立可持续、商业化的知识产权交易流转市场,质押物处置难,无法覆盖信贷风险。

因此,多位业内人士建议,应重点完善知识产权质押的处置流转体系,提高知识产权交易的活跃度,畅通知识产权交易信息流通;与此同时,降低法律因素、时间因素、市场因素等不确定因素在其交易过程中的影响程度。

风险分担需“几家抬”

正因为处置难、风险控制难,银行的一线工作人员“内生动力弱”,若不进一步完善风险分担机制,银行的积极性将会被大幅挫伤。

对此,业内人士表示,一是持续推动“尽职免责”落地,解除银行一线人员的后顾之忧;二是用好贴息贴费政策;三是丰富风险补偿渠道。

目前,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、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、北京银保监局、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四部门已联合印发《关于进一步促进中关村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发展的若干措施》,鼓励银行进一步建立健全符合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特点的内部“尽职免责”机制,对经办人员在业务办理过程中已经尽职履责的,实行免责;同时,提高不良贷款容忍度,银行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不良率高出自身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(含)以内的,可不作为监管部门监管评级和银行内部考核评价的扣分因素。

“此外,要完善风险分担机制,充分发挥财政引领作用,丰富风险补偿渠道。”浙江银保监局有关负责人说,目前辖内已有多市出台了风险资金池等专项政策,其中,杭州市已设立3000万元的专利权质押融资风险补偿基金,用于补偿专利质押融资服务政策性担保产生的风险损失;嘉兴市按照30万元以内每户40%贴息补偿;台州市则设立了3500万元的专项资金池,对符合条件的知识产权质押损失类贷款实施风险补偿。

“台州市已推动将贷款贴息、保险贴费纳入全市‘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建设专项资金’应用范围。”曹光群说,对各银行机构知识产权质押贷款最高按实收利息的20%进行补助,对各保险机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保证保险按年度保费的25%进行补助,对投保非融资类知识产权保险的企业,给予30%的保费补助。截至2020年末,台州市已累计发放各类贴息贴费近2000万元。

本报记者 郭子源

推荐内容